鄧南光

维基百科,自由的百科全书
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
鄧南光
出生 (1907-12-05)1907年12月5日
Flag of Japan (1870–1999).svg 日治臺灣新竹廳北埔支廳北埔區
逝世 1971年6月16日(1971-06-16)(63歲)
母校 法政大學
职业 攝影師
知名于 台灣攝影先驅者
配偶 潘慶妹
儿女 鄧世光(長子)
父母 鄧瑞坤(父親)
吳順妹(母親)

鄧南光(1907年12月5日-1971年6月16日),本名鄧騰輝臺灣新竹北埔客家人臺灣攝影先驅者,與張才李鳴雕三人有「臺北攝影三劍客」之合稱。

家族[编辑]

鄧南光祖父姜滿堂,娶廣東籍鄧吉星女兒鄧登妹為妻,第一個孩子繼承鄧家香火,故從母姓,即鄧南光的父親鄧瑞坤。該家族日後成為地方上的富豪之一,地方稱為「新姜」,以別於被稱為「老姜」的姜秀鑾家族,並有「新姜比老姜辣」之說。[1][2]

姜滿堂暴富的原因眾說紛紜,有說法是他遇到1895年從臺北城潰逃的台灣民主國廣勇,獲得扁擔裡面的龍銀致富,所以他們家還拜扁擔,稱扁擔為「布施爺」[2]。當時廣勇在各地被劫財,後來人們建立忠義祠等來祭祀[3]。姜滿堂還集資建立了大壢老仙爺廟[4]

生平[编辑]

鄧南光影像紀念館的鄧南光年表,有其生卒年月日。

早年[编辑]

鄧騰輝出生於北埔,17歲就前往日本接受高中、大學教育[1][5]。就讀法政大學經濟系時,參加寫真俱樂部,從此喜歡上攝影[5] [6]。他最初使用的相機是Kodak Autographic Camera[6]。該年代攝影相機為奢侈品,但因家境好能給予支持,母親鄧吳順妹也賣了首飾支持[5]。當時他每天都背著沈甸甸的相機上學,並隨時用來捕捉身邊的人、事、物[1]

念大學時,鄧騰輝與家住新埔的潘慶妹結婚,一起到東京,作品首次投稿日本《Camera》雜誌就入選,更激發他對攝影的興趣,用萊卡拍攝的作品也入選上海一屆國際攝影展[5]。他的題材多元,參加比賽也頻頻獲得獎賞,還成為全日本萊卡協會與全關東學生寫真聯盟的會員[1]。1932年,長子鄧世光出生[5]

當時源自德、法的新興攝影浪潮在日本萌芽,其美學與形式強調即興、自由速寫、蒙太奇組合、中途曝光、潛意識意境等,為對保守、傳統畫意攝影的反動。身處日本的鄧南光受此攝影思想的影響,信奉木村伊兵衛所說要相機用起來跟自己身體形成一體、要成為自己眼睛或頭腦的延伸的觀念,並認為現代攝影是動的、寫實的、實用的,要與過去靜的、人為的、裝飾的畫意沙龍有所區隔。[1]

中晚年[编辑]

鄧南光在1935年拍攝北埔慈天宮廟坪的照片。

攝影家張照堂評論鄧南光的作品,「充滿浪漫與落寞」,鏡頭單純,直接觸動人心,並將鄧南光攝影生涯分三個階段,一是留日時期的戰前風情,二是台灣風貌寫真,三是人像、女性特寫,其中以台灣風貌寫真最為豐碩[5]。鄧世光回憶父親早年是用較不易潮溼的紙做的底片保存冊,來收藏底片,並以微粒子顯影技術親自沖洗,品質較佳,因此很多底片重新放大還依然一樣精細[6]

1935年,鄧騰輝取得學士文憑後,回到台灣,在台北京町(今博愛路)開了一家照相材料行,名為「南光寫真機店」[1][5]。因此店名,同好都稱「南光先生」,後鄧騰輝乾脆以「鄧南光」自稱[5]。在《鄉愁.記憶.鄧南光》中,張照堂寫道,鄧南光店務之餘所思所想,是如何尋找拍攝題材、如何將寫實攝影在臺灣落實、如何使自己成為一個名符其實的攝影家,而他選擇用行動來解決心中的疑惑[1]

兒子鄧世光表示,1935年到1944年為父親攝影巔峰期,父親走訪全臺灣拍攝了近六千張底片,有台北、新竹市街販夫走卒、北埔迎神賽會、客家婦女浣衣、採茶、樵夫砍樹、燒炭、牧童放牧、中壢望族吳鴻麒、吳鴻煎兄弟送行出征的鏡頭[5]。此外,鄧南光於1938年左右,對八釐米電影發生興趣,也嘗試拍了幾十卷,被日本當局選為台灣總督府登錄寫真家[6]。他也曾以子女為主角,以8mm攝影機拍攝「漁遊」、「動物園」兩部動態影像作品獲獎[5]。兩片被日本人頒獎為八釐米電影片佳作獎[6]。後來,因二次大戰趨烈,他關閉台北的店,返回北埔故居[5][6]。張照堂認為,該段時間為鄧南光創作量的顛峰階段,以相機作筆,撰寫影像日記,替該時代的臺灣情境,留下許多珍貴的見證[6]

戰後時期,鄧騰輝再回台北重開照相器材行,1951年獲聘為台灣文化協進會攝影委員,翌年創設自由影展社,每年舉辦一次攝影展[6]。他投入攝影的推廣,於1952年和張才、李鳴鵰一起出錢舉辦台北攝影月賽,後由台北攝影會接辦,更名「台北攝影沙龍」,每月舉辦比賽和展覽,繼續由他們擔任評審,長達十年之久,提攜了不少年輕攝影家[1]。鄧南光也與張才李鳴雕三人被冠稱「台北攝影三劍客」[7]

此外,鄧南光想自組攝影團體,曾申請了好幾回,都遭警備總部駁回,只好在1953年聯合同好一起發起地下社團、名為「自由影展」同人會,輪流在每位發起人家中開會。其創辦宗旨是走出畫意沙龍,推廣樸素、富有內涵的寫實風格。大家經常帶著便當、騎著單車,到各地郊外拍照,故有「便當隊」之稱。[1]

在朋友眼中,鄧南光平時少話、隨和、溫文儒雅,拍照時不慌不忙,沈著穩定,在擔任評審時看到不佳的作品,也只淡淡地用客語婉轉說生趣(意指有意思)[1]。他也拍攝大膽開放的戶外裸女寫真,有第一酒店酒家女和北投茶室女[7]。1960、1970年代,當時民風保守,人體模特兒難找,連一般女性也不輕易出場給人拍照,常去到酒家消遣娛樂的會員為捕捉女性倩影,邀請的模特兒常是酒家女[5]

1960年,南光寫真機店終因營運困難而關閉,鄧南光到美國海軍第二醫學院研究所負責醫學攝影工作,並自費出版兩本書:《最新照相機指南》、《攝影術入門》[1][6]。另一方面,1963年,自由影展擴展為全臺灣性的聯誼組織,更名「台灣省攝影學會」,由他連任台灣攝影學會七屆理事長,直到去世[1]。1971年因心肌梗塞逝世[6],妻子潘慶妹活了百歲以上[5]

身後[编辑]

鄧南光影像紀念館入口
鄧南光影像紀念館一景

台灣攝影家鄧南光、張才、李鳴鵰、林權助林壽益駱香林等人,各自留下的成千上萬張原版底片。台灣國際視覺藝術中心主持人全會華在2003年呼籲,因儲存環境的限制,恐在三、四十年後毀損殆盡,政府應儘快成立攝影博物館,搶救一失去即不復得的台灣影像資產。[7]

兒子鄧世曾將父親昭和5年至10年的遺作,在東京的土井藝廊展出,如東京銀座、車站、後樂園等街景等戰前風情[5]。而家族在北埔所開設的世源醫院,成了鄧南光影像紀念館,也不定期舉辦影像美學課程與影像相關活動[1]。該館在2009年10月開放,地址是北埔鄉公園路15號[8]

相關書籍[编辑]

  • 張照堂:《鄉愁.記憶.鄧南光》(台北:雄獅圖書,2002)
  • 廖春鈴、張照堂、簡永彬、菅原慶乃:《鄧南光百歲紀念展》(台北:台北市立美術館,2008)
  • 古少騏作、鄧南光攝影:《看見北埔.鄧南光》(台北:遠流出版,2012)
  • 蔡榮光:《記憶拼圖:鄧南光影像紀念館》(竹北:新竹縣政府文化局,2012)
  • 夏門攝影企劃研究室:《再見鄧南光 攝影全集典藏版》三冊(台北:行人文化實驗室,2014)

參考[编辑]

  1. ^ 1.00 1.01 1.02 1.03 1.04 1.05 1.06 1.07 1.08 1.09 1.10 1.11 1.12 吳美枝. 不簡單的旁觀者 鄧南光攝影、攝心,也攝情. 中央社. 2015-03-10 [2017-11-27] (中文(台灣)‎). 
  2. ^ 2.0 2.1 陳權欣. 北埔新姜比老姜辣 傳奇一窺家族全貌. 《中國時報》. 2012-01-09 (中文(台灣)‎). 
  3. ^ 徐貴榮. 史事考 中壢忠義祠 奉祀河南兵異鄉魂. 《聯合報》. 2001-03-26 (中文(台灣)‎). 
  4. ^ 彭新茹. 仙爺廟農曆7.23慶典 四鄉打結. 《中華日報》. 2015-07-14 [2017-11-27] (中文(台灣)‎). 
  5. ^ 5.00 5.01 5.02 5.03 5.04 5.05 5.06 5.07 5.08 5.09 5.10 5.11 5.12 5.13 何來美. 鄧南光 鏡頭記錄台灣. 《聯合報》. 2009-09-13 (中文(台灣)‎). 
  6. ^ 6.0 6.1 6.2 6.3 6.4 6.5 6.6 6.7 6.8 6.9 李青霖. 鄧南光影像日記 探索台灣人文寶藏. 《聯合報》. 1996-02-12 (中文(台灣)‎). 
  7. ^ 7.0 7.1 7.2 趙慧琳. 前輩攝影家原片 被時間快速吃掉 國際視覺藝術中心主持人全會華催生攝影博物館 搶救台灣影像資產. 《聯合報》. 2003-07-05 (中文(台灣)‎). 
  8. ^ 羅緗綸. 鄧南光攝影賽. 《聯合報》. 2009-08-15 (中文(台灣)‎). 

外部連結[编辑]